裁员,降薪,人事变动……近来,LED行业多纷乱

每日LED · 2020-04-28

已上头条

2018年,万科内部秋季例会上,集团董事长郁亮高喊出“活下去”的口号,会议现场还印着一张“活下去”的大字标语。

时隔两年,大概连郁亮自己也没有想到,这句话会在今年成为当下企业生存的最高纲领——此前,清华北大联合调研了995家中小企业,结果显示,近85%的企业现金流撑不过3个月,能够支撑半年以上的企业不到10%。

为了跨越这三个月的“生死时速”,“节衣缩食”成了许多企业众多应对政策中极为重要的一环,而降薪、裁员更是“节衣缩食”中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

LED企业也不例外。

同时,近日,各LED企业企业人事变动的新闻也不绝于耳。

“降薪裁员”现象频发

美国Hubbell公司日前宣布,在考虑到与COVID-19大流行有关的预期挑战时,公司将采取一系列成本管理措施,包括:董事会将放弃第二季度的季度预付金;高管人员将在第二季度减薪25%;所有其他高管在第二季度将减薪15%;受薪员工将在第二季度的某个时候休假2周;其他各种酌情削减成本和现金保存措施。

4月份上旬,昕诺飞在发给员工的邮件中也提出,“疫情蔓延,公司业务在全球各大市场都受到冲击,第二季度业绩将会面临极大压力。因此,决定采取推迟加薪、高管减薪、无薪休假、冻结外部招聘等临时措施。”

近日,半导体芯片厂商安森美宣布,为了控制成本,公司将裁员475名员工。消息称,由于市场放缓和疲软的宏观经济状况对公司的近期增长前景产生了影响,安森美公司正在整个组织架构方面采取措施来控制开支,包括减少雇员。安森美进一步指出,在第一和第二季度,公司遣散费用预计将在4300万美元至4700万美元之间,减少的费用每年可节省约6500万美元至7000万美元。

龙的电器在3月28日向全体员工发布一则关于员工安排的内部通告中表示,“为了保障公司的正常运转,同时给名单里的员工更多选择,经公司研究决定如下:1、名单里的员工可以选择即辞即走;2、名单里的员工可以选择到公司推荐的中山市其它同类工厂上班;3、名单里的员工可以选择放假,放假时间暂定3个月,届时根据公司经营实际情况会电话联系你们。”

此外,一些LED企业也开始了“危机”自救。据知情人透露,有一些照企采取变相裁员或者减少福利补贴等方式变相降薪以减少运营成本,甚至有舞台灯具厂老板因为没有订单准备解散员工卖掉生产线。

人事变动消息频传

3月23日,欧普照明发布公告宣布公司副总经理齐晓明先生辞职。公告显示,齐晓明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但仍继续担任公司董事及公司第三届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关委员职务。根据齐晓明先生的辞职报告,其辞呈自2020年4月1日起生效。

士兰微董事周玮近期也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辞职后,周玮不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据悉,因个人工作调动原因,周玮辞去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职务及董事会战略与投资委员会委员职务。

4月13日,佛山照明董事会收到公司独立董事吕巍的书面辞职报告。辞职后,吕巍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据了解,吕巍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独立董事的职务;4月24日,佛山照明再次收到辞职报告。此次辞职报告是由公司董事长何勇先生、董事兼总经理刘醒明先生提交的。何勇因工作调动的原因提出辞去董事长、董事、战略委员会主任及代行董事会秘书职务。辞职后,何勇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刘醒明则因年龄较大原因提出辞去董事、总经理、战略委员会及提名委员会委员的职务。辞职后,刘醒明仍在公司担任专员职务。

4月25日,国星光电公告宣布关于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辞职的消息。公告显示,国星光电于2020年4月23日收到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雷自合、副总经理李奇英的书面辞职报告。雷自合、李奇英的辞职报告自送达董事会之日起生效。其中,雷自合因工作安排调整原因申请辞去国星光电董事、副总经理职务,并相应辞去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国星光电其他任何职务。李奇英因工作安排调整原因,申请辞去国星光电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继续担任国星光电其他非高管职务。

欧司朗则宣布首席财务官Ingo Bank将于2020年5月1日被任命为艾迈斯(AMS)的首席财务官。与此同时,艾迈斯首席财务官Michael C.Wachsler将从2020年5月31日起从艾迈斯管理委员会卸任。据悉,去年,艾迈斯成功发起了对欧司朗所有流通股的收购要约。欧司朗和艾迈斯已同意在收购欧司朗过程中通过任命欧司朗董事会成员以扩大艾迈斯董事会成员的数量。

英飞特(300582)于2020年3月20日召开第二届董事会第二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聘任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的议案》,经公司总经理FMarshallMiles提名,同意聘任张玲艳为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任期自董事会决议通过之日起至第二届董事会任期届满之日止。

LED行业中不少企业出现高层领导人事变动,或是“旧人”辞职,或是“新官”上任,企业内部领导班子“换血”频繁。综合各企业公告讯息,高管辞职大多是出于个人原因或工作需要。

人事变动能否为企业带来新的改变,帮助企业度过疫情这个大考?只能交给时间来验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