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普面板对苹果的依赖

行家说LED快讯 · 2020-04-16

对于夏普的经营重建来说,发展核心的面板业务必不可缺,收购日本显示器(JDI)的白山工厂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掌握关键的是美国苹果。对于夏普和日本显示器这两家企业来说,苹果都是最大的客户,但同时也是“脚镣”,夏普力争改变这种关系。

夏普和苹果围绕联合收购白山工厂的条件展开谈判。针对收购资金的负担比例、白山工厂向苹果供应的面板的价格将如何设定等多次磋商。本来将在3月中旬迎来紧要关头,但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扩大,未能按预期取得进展。 

三重县龟山市的夏普龟山第一工厂

双方的谈判在2019年秋季以苹果方面的试探开始。苹果向夏普提议“能否拜托你们负责运营?”白山工厂是日本显示器在2016年底刚刚投入运行的最先进工厂,被作为苹果iPhone手机用液晶面板的专用生产基地。但由于苹果在一部分机型上采用有机EL面板等原因,该工厂的订单出现锐减,2019年7月被迫停产。

苹果对白山工厂的运营具有强大的影响力。这是因为在工厂建设时,苹果以面板“预付款”的名义,承担了约1700亿日元投资中的大部分。虽然苹果现在已停止从白山工厂采购,但出现了韩国LG显示器停止对苹果供应液晶面板的可能性,苹果认为迟早需要白山工厂。在日本显示器迎来经营危机的背景下,苹果计划展开收购,把白山工厂名副其实地纳入囊中,呼吁具有工厂运营经验的夏普展开合作。

“最优先”的义务

如果夏普成功获得白山工厂,计划把在自身工厂制造iPhone用面板的生产工作都集中到白山。在提高白山工厂开工率的同时,在自身工厂确保富余产能,用于开拓汽车相关等新客户。

此外,夏普还希望推动与苹果实现关系正常化。双方的合同规定,作为液晶面板的主力生产基地,夏普的龟山第一工厂目前需要最优先向苹果供货。随着iPhone的销售情况,工厂的订单会大幅变化,这成为动摇业绩的因素。夏普的高管表示,还有必要时常保持一定的的富余产能,“从车载用途等追求稳定供应的客户那里获得订单很困难”。

日本显示器的白山工厂和夏普的龟山第一工厂,如将这两个被苹果合同束缚的生产基地在事实上统一,能够提高经营的自由度。

龟山第一工厂的合同可以追溯至2012年。这一年夏普全面更新工厂,生产品类从竞争激烈的电视面板改为面向智能手机。由于缺乏资金,约1千亿日元费用的大部分由苹果以预付款形式承担,结果该工厂成为苹果专用工厂。

这一合同的风险最初暴露出来是在2013年初。上一年秋季上市的“iPhone 5”的销售不振,面板的订单消失。由于无法向苹果以外供货,此前满负荷运转的工厂变得冷清。

夏普偿还完苹果的预付款后,双方的合约仍然维持。经过谈判,向其他企业供货成为可能,但苹果最优先这一条件被保留下来。

因手机机型而波动

与苹果的交易一度支撑了夏普的增长,但现在却成为经营不稳定的因素。这是因为每当推出新款iPhone就会爆发式畅销的时代已经过去,各个机型畅销与否的变化剧烈。夏普的会长兼社长戴正吴也指出特定客户的比率过高,表示出了力争降低对苹果依存度的态度。   

在经营危机局面下,夏普推进整合海外液晶电视业务等,结果2015年度对苹果的供货占销售额的比例提高至27%。在纳入鸿海旗下的2016年度以后,由于在东南亚的家电销售扩大等原因,苹果所占的比例略微下降,但仍超过2成。

关于此次和苹果共同收购白山工厂的磋商,夏普的高管表示,“我们占据优势”。目前,苹果对于保证从白山工厂的采购数量持否定态度。夏普的谈判团队计划带着谈判破裂的决心争取有利条件。

夏普面板业务的营业收入达到7000亿~8000亿日元,对于该公司来说是最大业务,在盈利方面也成为支柱之一。夏普认为,在用于智能手机等的中小型面板领域,有机EL正在成为主流,但至少目前液晶面板的需求仍将保持。

有机EL面板是韩国三星电子的专属舞台。与此同时,京东方科技集团(BOE)等中国企业也在追赶。夏普仅在堺工厂建有小规模的有机EL面板量产线,存在感低下。

夏普研究开发事业本部长种谷元隆表示,为了卷土重来,有机EL之后的“新一代面板的研究也在推进”。包括兼顾节电和超高清的“Micro LED”和色彩表现卓越的“QLED”等。戴正吴还透露打算讨论拆分液晶面板业务,通过上市等确保投资资金。为了在尖端领域与全球对手展开竞争,夏普首先有必要巩固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