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后可以发起提问

印象“三安”

唐国庆 · 2019-01-21
  • 3481
  • 0
人算不如天算,数天间深圳就往返了三四个来回,像全职似的,这不又在飞机上了。不能老打瞌睡,还得“与时梳理”一下,免得“渐老速衰”。这几天,“三安”忽然间上了头条,好像读书时老师佈置作业似的,媒体上一下子出了那么多的习作。早干吗去了?都在玩深潜呀!既如此,我也掺和一下,讲一些我的亲历印象:

人算不如天算,数天间深圳就往返了三四个来回,像全职似的,这不又在飞机上了。不能老打瞌睡,还得“与时梳理”一下,免得“渐老速衰”。

这几天,“三安”忽然间上了头条,好像读书时老师佈置作业似的,媒体上一下子出了那么多的习作。早干吗去了?都在玩深潜呀!既如此,我也掺和一下,讲一些我的亲历印象:

第一次亲密接触

三安创立之初,得益位于石家庄的“十三所”传经送宝。有一位受人尊敬的张万生研究员,是立过汗马功劳的。那年头,谁懂MOCVD呀?我呢,正在上海金桥开发区折腾“VPE”和“LPE”。南京55所的王向武教授先奔三安而去,首任总工吧。可能是他的推荐,柯书记邀我去看看。那时,站在办公楼上,还可远眺大海。海景房也就区区几千元一个平方。阴差阳错,我竟没结缘。

第一艘LED界的航空母舰

LED历史上有两次一纸合同订百台(MOCVD)轰动业界的事,韩国三星是首次,第二次就是三安。我依稀记得,那年我陪上海科委总工程师去三安参观,林科闯负责接待,他刚从国外回来,意气风发,踌躇满志。那时上海也有两家,蓝光和蓝宝。机台加起来不及三安零头。尽管与科闯初次见面,我深有感触地说了一句:三安是中国第一艘LED航空母舰。后来与科闯见过多次,他还提及这句话,当然颇为得意但并未忘形。不可置否,我国半导体照明迅速发展,三安是当之无愧的领航号。我依稀记得CSA是在三安开的成立大会,阮秘主持的,吴主任压轴用英语唱了首歌《我心依旧》,颇有席琳.狄翁的风彩。

第一个跨界做IC芯片

因工作上的事,再见到科闯。谈及三安投资IC的事,他豪情满怀地剧透:已悄悄引进对岸和彼岸的人才,干了几年了,进展还算顺利。强调说:要复制LED芯片的奇迹,再造一个三安。我听后,立马肃然起敬地仰视,太了不起了!我曾是909工程(中国第一条大规模集成电路)的金桥方首席代表,深知IC芯片的重大意义。网载:2018年集成电路进口额已突破两万亿人民币。

新年岁首在古镇演讲时,我还特别赞日:三安是一个有情怀的公司,敢于担当历史的重任。当然我也知道,IC芯片与LED芯片的最大区别是,IC需要持续的“高强度”巨资投入和英才引进,你准备足够充分了吗?尽管有国家大基金的投入,但仍需要帅才领銜呀!

我曾经设想过,也请教相关大老板。假如三安与木林森之间携手走向世界的话,那是一个什么样状况?是否会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呢?当然,幸亏没有牵手成为巨无霸,才会有中小芯片、封装企业的生存空间。

我不知道,怎么会刹那间发生那么多事?互联网+了,信息瞬间传世界。我相信,三安能够做到三安:一是保平安,经得起考验;二是稳运营,“龙头”企业,还得砥砺前行;三是谋长远,“两翼”齐飞如何飞得更高?更快?更长远?眼下正值大寒季节,冻冷时分也许是孕育着春暧花开……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芯片封装行家
动态41 · 收获阅读162364
《老唐说事》作者,中国照明学会半导体照明技术与应用专业委员会主任。曾任上海半导体器件公司副总经理、CREE中国市场总经理、三星中国LED总经理,国家半导体照明工程首批专家组成员。
今日热榜
    行家说公众号
    关注公众号及时了解产业热点动态
    ©2015-2018 广州菜豆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519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