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明的拐点

江海阳 · 2018-11-08
  • 27753
  • 6
“演员徐峥讲了一句话很好,中国好演员的时代来了,可不可以说中国好设计师的时代也要来了?”像他这样富有冲动和想象的年轻人在这个行业里还有很多,我和他们一样,活跃在这个大时代照明的拐点时刻,奔波在现场以及去现场的路上,不辞辛苦。

赵洪涛说——

“演员徐峥讲了一句话很好,中国好演员的时代来了,可不可以说中国好设计师的时代也要来了?”

赵洪涛是谁?

一个很有追求的青年照明设计师。

像他这样富有冲动和想象的年轻人在这个行业里还有很多,我和他们一样,活跃在这个大时代照明的拐点时刻,奔波在现场以及去现场的路上,不辞辛苦。

我手上拿着一份文件,行业里很多人都看过,这是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明发电传,题目是《住房城乡建设部关于在城市建设中切实防止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的通知》。特急文件,看来是刻不容缓。时间是十月中旬,是在深圳40年大庆照明之后。据说深圳这次大规模市政亮化实施面很广泛,从城市核心区域到边缘工业区、厂房仓储地带,一直延伸到临街的公寓宿舍,因为社会反响过大,而出现了众多争议。非议的人不少,多是来自照明行业之外,比如建筑师和文艺评论家,以及作家、社会学家等等。这些人用的是讽刺语言,表达对于将深圳这样一个号称中国最具活力和前瞻意识的城市做成一个超级流俗现象的不满。反倒是照明设计师,经历了这几年市场繁荣的真金白银淬炼,早已成钢,百折不挠、淡定从容、见怪不怪。

麻木,是中国城市照明当下一大现状。

这种麻木体现在对于城市照明疯狂的资源攫取上,众人推波助澜将城市打扮的五光十色——电视机屏幕越做越大,直至深圳这一次的大手笔动作,将整个城市的核心区搞成一个影像大舞台。恰好对应了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一书中说的:

一切公众话语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一切文化内容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而且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我没去过深圳的现场,看视频可以想象那种宏大壮观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以超大超强视觉刺激来形成市民热潮,这是我们的一贯传统……。正式开放的那几天这个区域造成了严重交通拥堵,不得不临时停止播放,并且实施交通管制。

今天在重大城市照明中没有做一处几十栋甚至上百栋高层楼房的视频联动表演,播放十几分钟充满正能量或者地方民俗风情的动画影片,那就不能称之为备受市民关注的城市照明大事件。而由此引发的恶性循环就是——照明设计师可以不动脑子,直接按照业主要求,布局一片楼房外观灯具——在玻璃幕墙上、石材幕墙上装满点光源以及线性视频灯。似乎点光源更受工程商们的青睐,在决算审计中点光源可以算一笔钱,包裹点光源和线材的铝型材还可以再算一笔钱,把线性灯肢解成点光源来售卖,这是工程商不言而喻的一个小秘密。

照明在今天演变成一件周期性很短的事情,一座城市满城做亮从设计到施工可能为时不过半年。只是往城市建筑上装灯,这事的确太容易,谁都会干。

一个现状是不管照明人再多么努力,至少80%的中国城市还是黑暗居多,所以还有很多城市在继续接盘。有条件实施市政照明的政府都喜欢把钱花在城市新区,而直接忽略城市文脉延续以及城市精神探索。

市政照明最起码应该保有以下因素:

第一,照亮环境是首要的,但照亮不是意味着简单重复往楼面上装灯,照明的目的是美化环境,让夜晚空间更具有感染力。

第二,照亮人心更重要,让人生活在一个温馨和宜居社会里,可以提升城市的品质,而不是只为炫耀城市形象。

第三,照明不是一次性投资行为,更不是不加取舍,不分主次悉数全做。如果能更多的将心思放在城市精神的挖掘上,要比做宏大叙事来得更长久。

图注:树与路,合理地调配两者关系。其实探讨的是如何将功能与装饰结合为一体。(江海阳摄影)

就因为城市照明周期很短,维护起来却又很麻烦,长期保养到底需不需要?五年一个轮回,不同时期的城市经济以及城市审美都发生了重大改变。照明的技术和产品也在更新换代。所以造成这个行业非常急功近利,很多行为就像在杀鸡取卵,透支消费——消费政府的热情以及市民的期待。

当社会对城市照明审美疲劳乃至厌倦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大家都知道这条路走下去是死胡同,还一窝蜂的策划、迎合政府消费,这是什么心态?

2016年下半年我在天津的一个论坛上演讲,预言中国的市政照明即将迎来一个大的繁荣期。果不其然,去年的厦门,今年的青岛、深圳,直接将这辆加满了油,憋得嗷嗷叫的过山车抽上了巅峰。

今天重要的是这种快感式的城市照明大事件。高潮过后,市场疲软。

其实到了这个时刻,每个身处巅峰的人都是紧着一把汗,不知道从巅峰跌落的临界点在哪里?可总是有种种蛛丝马迹让你不得不提防,在最快乐的时刻对于下一秒充满了隐忧。

这是什么样的隐忧?

如果将来有一天回过头再来看2018年,注定了这是不平凡的一年。年初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问中国,受到高规格款待,他称赞说和我们的领导是非常好的朋友……然后,回去就开始了贸易战。

中国自2000年加入WTO开始,经济走上了一条高速发展的快轨,脱缰野马,势不可挡。当世界最发达国家针对中国设置了种种关税壁垒,这种市场冲击、心理低潮预期就非常明显。我们是一个外向型出口为主导的经济模式,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当下都面临着严重凝滞,相信关心着中国社会进步的朋友都能体验揣摩到其中种种缘由。

至于照明产业受到贸易战多么大的冲击,我不懂进出口贸易,更难查到真相。前段时间看过一家媒体专门做了此类数据分析报道,显然很不乐观。秋风起于浮萍之末,做为设计师,我还是能感受到一些市场遇冷的迹象,比如我刚刚做了一个旅游景区照明设计,基于政府严苛的审计条件以及造价控制,做完以后暗区过多,不利于景区夜游的展开。我提议能否增加一些实施范围,得到领导如下回复:

政府现在调整项目,没有上马的基本停掉,已经开工的要压缩规模。江老师,你的这个设计我们很看好,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坚持付诸实施,但是我们就不要突破原来定下的设计量了……。

10月31日中央政治局举行会议,明确了今年下半年的经济形势是“稳中有变,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增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较多,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所暴露。对此要高度重视,增强预见性,及时采取对策。”上层释放了一个信号,稳中有进和稳中有变,实施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

在当前显性地方政府债务据闻高达40万亿(引自5月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贺铿语),而隐形债务不明的情况下,通过大量政府融资举债以及PPP模式、资源租赁模式推进的城市形象建设、政绩工程建设势必迎来一轮新的投资萎缩,这就是10月15日住建部紧急下发《关于……切实防止……通知》的深层原因。

我们的市场经济背后潜藏着一只随时可以进行调控的巨手,这只手不是自然规律,不是自由竞争,而是政府的影子。在中国一切资源都是国有的,政府有权利支配城市建设、贸易交换、设置各种机制和准入退出条件、土地财政等等,就像最好的旅游景区,所有权一定是政府的一样。政府要立项、投资、策划、规划、设计、实施、经营、管理,还要有收益。政府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一切人间奇迹都可能发生在这个国家。

如果突然之间政府没钱了呢?它也和我们这些房奴一样靠打白条和举债为存,怎么办?

依靠大量政府投资行为而高速膨胀起来的照明产业,是静观其变,还是慌不择路,或者沉稳下来,做一定的反思,去走一条更稳健、更多向、更高水平的道路,这些在当下都还不得而知,这是一个重要的拐点时刻。

前阵子和一位一级资质工程公司董事长聊天,公司刚搬了新址,装修的宽敞明亮豪华气派,一看就是赶上了这几年的好光景。董事长给我描绘了一个宏远的计划,那就是五年内实现让员工持股,得到优良回报,并且企业将在今年内通过不断的全国布局,实现走出本省的跨越发展。这个时候他啜着红酒,站在巨大的玻璃窗前,看着城市灯火迷离的夜色。

我问了他一个问题:

五年后的中国照明将是什么样子?

这个问题我问过很多企业家,工程公司、灯具企业,当然还有一些炙手可热的设计大师。

五年后中国的照明是什么样子?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照明亦如是。预估五年后的灯具会有什么重大的技术革新?体积更小、功率更大、配光更完善、外观更有质地?不谈八年,是因为我觉得照明产品从技术到寿命,五年是一个迭代。五年已经不短,五年会让一个人,一个行业产生重大的改变。

据说行业里一些大型双甲工程企业目前进入资金链难以维续的地步,原因是去年以来参与的一些大型城市照明项目出现了政府付款困难,拖欠严重等诸多问题。

我不学经济学,更不懂金融和债务,我是一名具有严重小农意识和乡土情怀的设计师,我只知道我的能力和我的债务一定要匹配。

这是一个加杠杆和去杠杆相互拉锯博弈的时代。

当政府债务高筑的时候,很多地方需要中央转移支付来维持运行,那么这些动辄投资几亿和几十亿的照明工程项目就变得很危险了。比如我听说武汉为2019年世界军运会相配套建设的市政照明项目,开出的付款条件是五年内支付,并且项目下沉到区一级财政支付。这样的付款让很多工程企业望而止步。

前面说我们这个行业急功近利,这么说颇有点要被人呵斥的样子。2018年的照明行业表现的多么火爆啊!今年行业媒体的热闹程度就和往年大不一样,这一年开了多少“学术论坛”、“展会展览”、“培训教学”?这一年有多少“评比比赛”?媒体这么忙,肯定是基于市场表现优良。

媒体人忙着做活动,设计师忙着跟项目,工程商忙着四处点火,唯恐盘子不够大,利润不够高。最英勇的还是灯具厂家,助推中国城市照明发展的背后最大一股势力就是灯具企业,他们用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大无畏精神,撑起了一片前景辉煌——放账期、价格战、上市圈钱、兼并扩张……。

我们都知道今年的中国股市基本上用惨不忍睹来形容都不为过,就连“东方神水”茅台也在10月29日早市开盘以后股价直接跌破600元,总市值跌破7000亿,当日市值蒸发766亿,抵的上一个上市企业联想。

照明行业龙头利亚德10月16日晚间发布公告称:

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李军提交了《关于鼓励内部员工增持公司股票的倡议书》,凡在2018年10月17日至10月26日期间完成净买入利亚德股票,连续持有12个月以上,且持有期间连续在利亚德履职的,若因增持公司股票产生的亏损,由实控人予以补偿,若产生收益,则归员工个人所有。

李军先生之所以有这样的底气源于以下三点——

第一,股市的共性规律,最绝望的时候,定是反转之日,今天怎么跌下去的,未来再怎么涨上去,并且比原来涨的更高。

第二,科技为本,业绩为王,实现长期稳健高成长,创造价值,是金子迟早发光。

第三,相信刘主席股市春天不远了的预言……。

2017年6月的时候,利亚德发布了2017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报告显示,2017年1月1日—2017年6月30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在34,880.05万元-38,551.63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90%-110%;业绩大幅增长的原因是销售规模扩大及订单增加,尤其是夜游经济业务订单已达10亿,同比增长300%以上。整体业绩十分亮眼。

董事长李军更是在年报发布会上宣布力争2019年公司市值达到1000亿,营收140亿。

利亚德2017年6月30日股价12.47元,市值316亿;2017年12月31日股价12.93元,市值328亿;2018年3月31日股价16.66元,市值423亿,2018年11月7日收盘价为每股8.57元,跌幅-0.58%,市值218亿。

还有一个多月就2019年了,距离千亿还有782个小目标。

2012年利亚德上市,那一年营收5.69亿元,净利润0.58亿元;2016年利亚德营收43.78亿元,净利润6.69亿元。上市五年来,利亚德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均持续增长,净利润自2014年起三年连续翻番。过去五年里,利亚德是一只不折不扣的白马股,一路高送转一路疯涨。

过去的五年里,利亚德正好赶上了一个中国城市照明风起云涌的勃发期,这让以显示屏起家的利亚德尝到了莫大甜头。在2017年风头正盛的时候立下市值千亿的誓言,当时看来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五年一个轮回,谁能知道市场的拐点会来的这么突然?

当年姜文的《让子弹飞》,葛优演的县长、冯小刚演的师爷、刘嘉玲演的夫人坐在白马拉的火车里,吃着火锅唱着歌——

“长亭外,古道边,夕阳山外山……。”

何等惬意!

没有土匪的打劫,马县长一定能成就职业的辉煌。

没有国际国内形势的突变,李先生2019年的誓言说不定就会实现。

据接近利亚德公司的人士透露,下半年以来他们也是感到了形势严峻,市场预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了,地方政府对于市政照明的热度似乎有了一些转向。而利亚德在公报中提及的主业“夜游经济”和“文旅产业”并没有重大的市场推手来做孵化——使得这些新名词能成为下一个类似于市政照明那样的兴奋点。

听说深圳的一些双甲公司开始裁员,这势必会连带到全国范围。照明还未真正在中国普及,还没有走上良性发展的道路,就要提前遇冷。

我反而觉得这是一桩好事。

遇冷还是好事?

既然我们主要的业主是政府,要知道在中国,精英阶层最大的集中地就是政府体制内。如果城市照明还是延续今天这种高歌猛进的势头发展,实在是低估了这群受到最好知识教育的精英们,他们的审美能力!

我不止一次听到这些城市建设管理者们发出的抱怨——

大场面照明早已经司空见惯!

我们是一个刚刚从普遍黑走到稍微亮的国家,大多数中国城市夜晚还是暗淡无趣的。这个行业像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其实明明有桥,比如我们可以参照一下发达国家的城市照明,看一看理性的、内敛的、场景的、人性的、宜居并且舒适度高的城市照明该是什么样子,然后参照着去做不就得了?

可我们非要走一条特立独行的路子。

举个例子——

早几天去景德镇参访,发现那里的景观园林设计颇为美观,一处处起伏连绵的草丘,上面种植一些孑然挺立的绿松或者庭院植物,旁边再放置一两块岩石,传统中国山水画中前端置景的手法就出来了。景德镇是自古以来的瓷器之乡,在瓷器上绘制中国画这是粉彩和青花瓷手艺人们的拿手绝活,满城多画家,这座城市的艺术涵养不会低。

就是这样一座饱有艺术底蕴的城市在这几十年的城市建设中,也是毫无章法和地域特征,快捷建造和低廉设计的建筑充斥街道上,极大破坏了城市的历史性和观瞻效果。

这两年提出城市“双修”,生态修复和城市修补。经济发展了30年,拐回头发现以往政府对于经济太看重了,忽略乃至漠视了城市环境的保护以及生活风貌的协调。我们欠下太多城市债,这其实可以和地方债一起并列为政府“双债”。

于是今天城市的建筑立面改造、园林景观提升、水域水系治理就成为对于过去恶性发展所做出的修正。城市照明在这个时代应运而生,它的诞生是必然的,它的迅猛发展也是注定的,高增长率的经济活动必然带来人对于精神世界的充实追求。

电力资源的丰沛也是主因,中国早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的发电大国。电有了,怎么去利用、变现甚至是消耗,这是一个关乎国计民生的大问题。电力是基础产业,照明不是,但是照明所带来的附加值是显而易见的——消费升级、推动社会进步、改变城市形象、彰显人居幸福。

照明是社会进步的象征,未来的中国照明市场潜力巨大,但不能让它成为跛脚鸭。

刚起步的城市照明就这样以一种非稳健、不成熟的姿态闯进了市场,照明给城市带来了光亮,欣喜和感动,同时也带来了光污染和非夜的喧嚣。LED的横空出世更是一把助燃剂,因为它,城市变得流光溢彩甚至是彻夜璀璨。

就像中国早期的手机行业一样,恶性竞争以及低廉成本的市场准入,刺激一大批资本基金前来争夺利益,那段时间山寨机、低价机充斥市场。

今天的照明也有点类似。有一位业外朋友问我,他有点关系,可不可以依托着我的设计实力开展照明业务?我问:

你是想捞一票就走,还是想长期扎根下来做好这门生意?

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态度。

遇冷,可以让这个行业的操作难度增加一些,准入机制更清晰一些。给这个过热的事物泼一瓢冷水,降降温,不能为了吸引热钱和社会关注,频繁营造重大事件。不要动辄就幻想极速扩张,依靠资本去攻城略地,把原本强调氛围和功能的照明变成一种快餐、一件华衣、一个歌功颂德的面子工程。

照明走到这个拐点,那就是越来越专业化、艺术化、美学化以及为了更好地满足人居幸福,行业也会出现更多细分的设计门类。

赵洪涛就明确了自己在设计行业中的定位,他要做一名“文娱照明设计师”,在主题乐园和特色小镇项目中寻找照明价值和方向。

华为是今天中国手机产业中的翘楚,华为用技术升级弥补了价格低谷。他们很成功的抓住手机除了通话这一基本要求之外的优化功能,那就是拍照,并且他们做出了全世界最优秀的拍照手机。中国的无人机在进入欧盟市场谈判中,把市场限制很严格的无人飞机特征弱化,强调它是一台会飞的照相机,当然了,照相机就少了很多苛刻的贸易要求。

不过我还是欣喜地看到照明出现的缓慢有力变化,用艺术和美学、舒适和情感来主张照明的正义。我路过长沙万达,就看到万达的高层媒体立面所播放的视频内容充满了抽象表现。宁波的三江六岸交汇处,所有的高层建筑虽然还是用点光源装饰,但是它们出现了美妙的灰度变幻。照明设计中的种种艺术性手法不断在得到行业提倡——投光、透光、借光、喻光、对比、过渡、层次、虚实、情调……,再也不是一亮到底的粗暴了。

汉宝德说,美是文明的基石,在物质丰盛的今天,东西已经不值钱了,值钱的是其内在的价值,什么价值?就是美的价值。

图注:逐渐出现在城市中的照明灰度变化。(江海阳摄影)

2018年11月4日晚七点,我正在一个乡土小镇上调试灯光,广场的大屏播放着上海进博会要闻。画风突然一转,出现了上海外滩、黄浦江、浦东的夜晚画面,有画外音激情地说:

“魅力夜上海,华灯耀浦江,今晚的上海外滩喜迎八方来宾,大家一起观看灿烂的灯光表演。”

镜头渐次从外滩那些染成金黄色的欧风洋楼上荡过,落在如夜之巨人的浦东那一方。又从游人如织中捕捉到几位外国友人面孔。

其中一位金发小伙子说——

“太美了,在意大利我们都看不到这么壮观的画面!”

(本文数据来自于网络,可能为不实信息,只做借鉴,不做考证。)

*注:本文由行家说APP与行家专栏作者江海阳联合出品。谢绝任何未经许可的转载。授权或加入行家说照明微信群 ,请联系微信号:hangjia199

· End ·

感谢支持原创的雅江光电对专栏基金的赞赏

市场
照明设计
上市
灯具
城市照明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照明设计行家
动态53 · 收获阅读392969
江海阳,高级室内建筑师,一级照明设计师,文化照明倡导者,江海阳工作室主持设计师。设计文论代表作:《设计的三观——文创照明之境》、《形意之间——论照明设计场所精神》、《城市精神生与死》 《照明设计符号学》、《城市商业空间照明中的情感心理需求》、《福建省城市照明现状与品质提升思考》、《照明美学的再审视》
今日热榜
    行家说双11会员预售
    ©2015-2018 广州菜豆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51902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