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后可以发起提问

芯片情结——有感于“中兴被禁”事件

唐国庆 · 2018-04-20
  • 3150
  • 2
有感于“中兴被禁”事件

这辈子做过不少事,都是芝麻绿豆官,不足挂齿,唯独“909”工程首席代表一职(代表金桥做服务的)颇让我在意。

何谓“909”?就是中国第一条大规模集成电路线,正名:上海华虹,后易名为华虹NEC。今天每人拥有的身份证,就是在该公司流片的,安全由公安部监管,应无后顾之忧。

关心IC芯片,其实是一个国家最大的战略性问题,事关民族生死存亡。不知何故,从我进入半导体行业(曾担任上海半导体器件公司副总)起,一直为重视与否而纠结。我与关白玉领导(中国的IC功臣之一)相识,就是在二十多年前,那时她就是电子部IC处的主管了。

如今知道人多了,迄今为止我国进口最大宗的,不是原油,而是IC芯片,去年一年竟高达2600亿元。五年前,我进入韩国三星工作,有机会从另一层面了解IC。真可谓,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人家的技术已领先二至三十年,还在那么拼,讲的最多的就是“居安思危”。

而我们呢?有一年,上海举行首届对外贸易展览会,三星出于“公关”也参与了,展出的十二寸(20纳米)的大圆片,华虹是八寸(130纳米)。我怀着好意对商委领导(原先认识)说,技术上对比有差距,可否让双方企业互动一下。

不料,那位领导恼羞成怒说:比什么比?要比就要和世界上最先进的比!她不懂,人家就是最先进的。一次饭局上的偶遇,与几位民企老板聊起,我不由感慨说:一个国家对IC的投入竟不如邻国的一家企业,顿时引发共鸣,他们鼓动我说:写篇内参上报呀!第二天晚上,还真的找来新华社的大记者,聊了好几个小时,聊完还真的写了篇报告(由当时的半专委秘书执笔)呈上。

可见还是“人在曹营心在汉”,有点儿“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赤子之心呀!好在后来国家成立了“集成电路发展基金 ”(大基金),首期有千亿之称,由丁文武司长任总裁。尔后我国很多芯片与封装项目,都得到该基金的投入与支持。LED界的三安,也是大基金注资了几十亿之多。

这些年来,紧赶慢赶,尽管突飞猛迸,但大手笔投入太晚,如今还是有很大差距。就比如,我们“离身不离手”的手机,其关健零部件还是出自我的老东家。从中兴被禁一事,不禁让人惊心反思,扪心自问:坚持国产IC,能否50年不变?沒有国之芯,哪有国之强?我由衷地祈望,IC要向LED一样,由跟跑到并跑直至领跑呀!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芯片封装行家
动态41 · 收获阅读162406
《老唐说事》作者,中国照明学会半导体照明技术与应用专业委员会主任。曾任上海半导体器件公司副总经理、CREE中国市场总经理、三星中国LED总经理,国家半导体照明工程首批专家组成员。
今日热榜
    行家说公众号
    关注公众号及时了解产业热点动态
    ©2015-2018 广州菜豆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605190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