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面板被利用的二十年

显示速递 · 2020-05-27

已上头条

以下文章来源于远川科技评论 ,作者刘芮

远川科技评论

饭统戴老板小伙伴们的科技后花园,用投资视角,扒巨头秘史,没有客气,只有硬核!

被苹果抛弃后又捡回来的供应链企业少之有又少。除了芯片领域的高通,现在又多了中国台湾的面板。

月中有媒体爆料苹果将投资100亿新台币,在台湾新竹科学园与晶电、友达合作建厂,为接下来的iPhone、iPad 供应Mini LED 与 Micro LED屏幕。

而Micro LED,素有终极显示技术的美称。苹果早在2014年就已布局,并在专利数量上位居前列。但对于为何要跟台湾产业链合作,各方都没有正面作答。

那么衰落多年,台湾面板的终于要借苹果超越三星、LG、京东方,完成一场谷底大翻身吗?我们看未必。

与高通靠着自己的基带实力逼着苹果为专利侵权赔偿,又让苹果自己求着回来不同。与苹果重续前缘的台湾面板自身,一缺技术,二缺资本的本质从未改变。

而在这场最后的翻身仗之中,苹果是台湾最后的希望,但台湾,可能只是苹果为制衡三星而布下的众多棋子之一。

Part 1

台湾的面板产业崛起,始于日本对韩系面板厂借刀杀人的2000年。背后所凭借着,正是面板产业已经存在三十年之久的一大公开秘密,逆周期投资大法。

面板是重资产行业,早期阶段技术迭代更新快,下游需求又随着单双年赛事变化而上下波动。

相应的,也就造成了面板产业平均每一到两年就会出现一次产业低谷的独特现象,对应表现是:供给严重超出需求,厂商之间大打价格战,实力落后的厂商就会在这一过程中被淘汰出局,而赢得战役的厂商赶在下一轮涨价之前逆势扩产,在产业周期中赚的盆满钵满。

最先发展出液晶面板产业的日本,就是在1997年前后的亚洲金融危机+产业低谷之中,被三星、LG靠着几年前的激进投产,抢占掉市场份额的。

不过,掌握了先进面板生产技术的日本人却并未就此认输,他们将目光瞄准了当年受亚洲金融危机冲击最小的台湾。

1997年到2000年,日本疯狂与台系厂商签订技术转移合同,以此收取了高昂的专利转移费,并凭借着一招借刀杀人,报了当年来自韩国的屈辱。

随之带来的,则是21世纪初期台湾面板产业前所未有的高光时刻:友达光电、奇美电子、广辉电子、中华映管、瀚宇彩晶为代表,“面板五虎”格局的形成打响了台湾面板产业的崛起的第一枪。在台湾政府的支持下,面板与半导体、电子制造、精密机械一同,成为当时台湾的四大支柱性产业。

数据统计,2003年至2009年六年间,台湾的面板产业投资金额超过1万亿新台币,占据了台湾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的三分之一之多。

经济方面,台湾面板在2012年更是到达了1兆4,300亿新台币产值,与油品并列,成为当时台湾的第二大出口产品,直接带动就业人数高达9万余人。

只不过,台湾用钱砸出来面板产业,相比大陆与韩国却始终只是个弟弟。

Part 2

2009年,再一次液晶下行周期到来,年初刚刚熬过了08年全球经济危机的台湾厂商,又遭遇了产业停摆的暴击:整体开工率不足四成,产品有产无销,为保存一线生机,只能狠心缩减当年的资本开支。

两岸一家,作为白马骑士的大陆及时为台湾面板产业送去温暖。沐浴着家电下乡的政策春风,长虹、康佳、TCL九大电视企业为代表,共分两次与友达、奇美签署了交易总金额44亿美元,总量超1200万片的采购合同。

只可惜,大陆伸来橄榄枝后,台湾企业转手就把面板卖给了韩国,而囤积了大量面板的韩国则趁机坐地起价,五个月时间,将面板价格抬高了30%以上。

倒也不是刻意针对大陆,从2001年起,三星带头,面板厂商联手坐地起价就已经成为行业里的公开秘密。一直到2010年,欧盟直接对LG、奇美、华映、瀚宇、友达五家企业的串谋操纵市场行为开出了6.489亿欧元的天价罚单,才稍微动摇了这一产业阳谋。

因为奇美成了冤大头、占了一半罚款。而带头大哥三星,则以污点证人的身份逃过一劫。自此,六大巨头之间,友谊的小船一下子翻到了湖底。

同盟关系破裂前后,台湾企业其实也没占多少便宜。一方面是2009-2012年连续亏损,另一方面是得罪了内地市场。

在国家20年3000亿的补贴下,“壕”无人性的京东方,根本不管逆周期顺周期,只管闭眼梭哈。当年4月,京东方6代线才在合肥破土,10月份8.5代线就在北京开工。与此同时,华星光电也在TCL的不断输血之下,于2010年直接上马8.5代线。

此后,以这两家企业为代表,大陆的面板产业朝着10.5代线、12代线一路狂飙。仅仅十年时间,就完成了从面板进口到面板生产全球第一的身份转变。

而曾经靠着逆周期大法崛起的台湾面板,却也从此时起,永远的定格在了8.5代线上。一个现实的问题是:逆周期虽好,但真的适合没钱又没下游的台湾面板产业吗?

Part 3

2017年苹果的背叛,为LCD、OLED时代的台湾面板产业彻底判处了死刑。

2017年,苹果公布最新的200家供应商名单,台湾面板产业在苹果供应链里硕果仅存的友达被踢出。与此同时,台系面板企业的命门也因此彻底暴露。

面板产业风险性大,敢于逆周期投资,三星、LG凭的是电子和化学的老底,华星光电有TCL做后援,而京东方的靠山是国家。这些企业之所以能坚持至今,与其说是逆周期求生大法发挥作用,倒不如说全靠血厚。

总结一句话,有钱才配逆周期。

只可惜,此前的台湾面板企业并不富裕,而且整个台湾,都缺乏面板的下游配套产业。这也就导致,面板涨价,台湾企业还能小富即安,可一旦低谷期到来,由于没有下游消化过剩产能,就只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想逆势扩产、先进技术转化?根本不存在的。早在2006年,友达光电也曾一度率先量产AMOLED面板,但最终还是没能熬过成本关,不得不眼睁睁放弃,看着三星就此赚得盆满钵满。

既然没有逆周期扩产的资本,那么对于脆弱的台湾面板来说,客户就是一切,失去了苹果的大客户,就等于失去了一切。而对于苹果来说,抛弃台湾,却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2000年的台湾,还拥有来自日本的先进技术,而2017年前后的台湾企业,就只剩下便宜一个优势。2016年还勉强留在苹果产业链的友达,主要靠的,其实就是入门级的13.3寸Macbook air面板,而更高端的MacBook pro系列一直被三星以及LG所垄断。

那么,当拥有更高世代线的京东方产能开满,打起价格战时,日薄西山的友达又怎么会是对手?除非切换赛道,打破成熟技术的逆周期魔咒。

Part 4

败也苹果,成也苹果。台湾面板想靠着苹果谷底大翻身的背后,其实是苹果在屏幕领域制衡三星的企图。

2016年,苹果正式加入AMOLED阵营,三星一举拿下苹果的独家供应,1亿块AMOLED面板源源不断的从三星厂房中生产出来,又被运到大陆的富士康代工厂,被组装成一部部被发往全球的苹果手机。

去年苹果的iPhone 11发布,三星又直接拿出了看家的M9材料OLED,这可是同一时期被搭载于Galaxy S10、note10+系列上的顶级材料。而国内费了大力气与三星搞关系的一众安卓厂,能拿到的其实也只是三星低端的E3系列OLED。

不过,厚道归厚道,贵也是真贵。在iPhone11之前,屏幕一直都是苹果手机各项硬件中成本最高的一项。

向来喜欢将鸡蛋分几个篮子装的苹果,对三星始终还留有后手:一方面,扶持三星的AMOLED对手,如 LG、JDI;另一方面,秘密上马micro LED打算取AMOLED而代之。

2017年9月,采用三星独家屏幕供应的iPhone 8还没上市,苹果转手就投资了两万亿韩元(大约17.5亿美元)给LG,要求LG参与2018年苹果新品的AMOLED面板的供应。只可惜,LG并不争气,一直到2019年,三星还是那个占了全球智能机AMOLED屏幕85.4%市场的老大。

第一条路走不通,那就换第二条。早在2014年,苹果就悄悄收购了一家名为LuxVue的MicroLED初创公司。作为一个同时兼具LCD寿命与OLED超薄性能的下一代显示产品,micro LED的行业前景和风险共生。因为对生产工艺要求高,产能、良品率迟迟无法提高。

不过对于已经被打到谷底的台湾企业来说,尽管风险大、尽管只是一颗棋子、尽管苹果100亿新台币(约3.37亿美元)分给两家企业,相比当年两万亿韩元投资LG,多少都显得有些小气……

但这,可能已经是台湾面板业最后的翻身机会。

来源:远川科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