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插足”MiniLED的TCL和海信却为了激光、量子点隔空“互撕”

高工LED · 2020-04-09

已上头条

巨头们从来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孤注一掷从来都不会出现在他们的字典里。

不管是三星、LG还是国内的TCL、海信、京东方们,在投入几千上万亿元在LCD和OLED的同时,也从来没有放过对激光显示、量子点和Mini/Micro LED的布局投资。

去年以来,包括TCL、海信和康佳在内的国内多家电视机厂商,纷纷在Mini/Micro LED领域布局。

TCL华星CEO金旴植在MLED-星曜屏发布会上就曾坦言, Mini LED将成为华星下阶段重要的产品技术路线,直接与WOELD抢夺高端市场。

TCL研发副总经理赵斌也曾表示,MLED是TCL华星在未来技术布局上的另一大战略方向。“TCL华星计划于2020年量产8K MLED的产品,同时量产MLED直显的产品。”

另一电视巨头海信早在CES2019上就已推出145寸Mini-LED电视,像素点间距仅0.833mm。

但近日,TCL和海信却因为激光电视和量子点电视开始了隔空叫战。

3月26日,一篇题为《李东生先生,堂堂TCL,何以堕落至此?》的文章在网上广为流传,文中表示,“堂堂TCL,面对正常的市场竞争,面对友商和竞品,喊出的话、祭出的手段,何以low至如此境地?咱家电企业这些年虽然日子过得艰难,但还没到这一步吧?我至今不愿意接受,这接二连三的骚操作,竟然真的是TCL干出来的。”

《中国经营报》已经证实文章作者为海信视像员工。

在这篇文章中,这位海信员工直指TCL科技方面对于激光电视的不实“攻击”。

但其背后更多的是电视厂商背后的几大显示技术阵营之间的暗战。

据高工新型显示了解,目前TV厂商除了大家都在耕耘的液晶领域外,在下一代TV显示技术方面分为了几大阵营。

TCL方面紧跟三星,归属于量子点显示阵营,而海信和长虹则另辟蹊径走上了激光显示的道路。

都说同行是冤家,更何况是不同阵营的同行,在TV市场每况愈下的不景气的时期,“开战”不可避免。

海外市场统计机构TrendForce最新报告显示,全球的电视出货量在2020年第一季度预计将达到4460万台,相较2019年Q4季度的出货量降幅达到32.3%。

中国的品牌占据了这份榜单的三个位置,其中海信和TCL的一季度出货量分别达到425万台和422万台,海信以较小的幅度领先TCL排在全球第三位,同时也是国产品牌的第一位,其降幅也是五家品牌中降幅最小的厂商,相较2019年Q4季度只有14.7%,而TCL的降幅则达到20.4%。

中怡康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2月,激光电视的市场零售量同比增长81.55%、零售额同比增长了48.15%。

高工新型显示在京东平台查询发现,同样是75寸的电视,海信激光电视比TCL的量子点电视价格高出1000元。

TCL认为激光电视打着护眼的旗号忽悠消费者,而海信方面却认为激光是可以定义未来显示行业的一种显示技术。

有家电行业人士认为,这背后的争论其实更多是市场份额之争,各种显示技术都有其优缺点,应该是共存的关系。

“在未来的若干年内,包括TFT- LCD、OLED、量子点等新型显示将依然会并存,并不存在谁能完全取代谁的问题。”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钟灿曾这样表示。

中科院院士曹镛也认为,LCD、OLED或者是其他的显示技术谁占主导,取决于产品的性能价格比,是由市场来决定。

而在刚刚举行的TCL业绩说明会上,TCL董事长李东生又表示,相对于 Micro LED,我们认为可能在未来更快的成为下一代显示技术的是喷墨打印印刷显示技术,有可能在未来两三年实现工业量产。

再结合TCL在LCD、AMOLED和印刷显示方面的布局,可以清晰看到,TCL从来也没有押注某一种技术。

有券商研究员告诉高工新型显示,无论是TCL还是海信亦或是三星这样的巨头,在显示领域可能会有侧重,但不会孤注一掷,每种技术都会有所储备,当然也不排除通过收购的方式来进入某一市场。

当然,李东生也认为,下一代显示技术,无论是喷墨打印印刷的 AMOLED 还是Micro LED,仍存在技术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