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倍工资、一线员工流失率30% 封测厂春节难开工

行家说LED快讯 · 2020-02-28

今年春节,新冠病毒爆发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连带半导体产业也遭受不可预估的影响,其中尤以封测厂商的复工状况广受业界人士关注。「封测不复工,设计企业只能干等着。」晶圆厂上下游的客户都在观望封测厂的复工和产能情况,否则都不敢下单。产业链人士纷纷表达自己的担忧。尽管每年春节期间是产业淡季,但是自去年Q3以来,受产业回暖和各类终端市场带动,中国国内封测厂大多订单充足,产能接近满载。晶圆厂都全年无休,为何封测厂要部分停工甚至完全停几天?

晶圆厂一般情况下全年365天不停工,不会有春节假期导致停工或关闭的情况,可能只是在出货淡季会进行短暂的机台设备维修与更新。在高阶逻辑晶片的制造过程中,一片晶圆要在晶圆厂中从一台设备移到另一台设备,涉及的工艺步骤可能多达1000步以上,设备或工艺过程中的任何瑕疵或波动都可能导致晶圆发生缺陷,进而影响良率和产量。此外,晶圆厂都是无尘洁净室,要求恒温恒湿,因此运转以后,很少会停工,一旦停工再启动,不但费时,更会造成巨大经济损失。「估计至少两周才能达到停工前的良率。」一位代工业厂务主管表示。

与晶圆厂不同的是,封测厂停产,产线也需要重调,大多数也不可能完全停。其中,专业测试厂的设备和流程相对简单一些,停机影响不大;封装厂就不行。ATE设备供应商Chroma中国区总经理范宏春表示,具体来看,封测大厂像长电、通富微电、日月光等过年期间都是不完全停工,但是今年华天停了三天,一些小厂和专业测试厂是停工的,比如利扬晶片、安博等都停了几天。

因此,封测厂每年会视订单情况和客户需求而定是否停工,停多少比例的产线。产能方面,中国这两年封测业高速成长,只要是品管、品质做得好的企业,基本都是产能爆满的。「一些小的封装厂,可能用的是之前淘汰下来的LED设备,甚至一些是用二手设备的,在产品品质、员工专业程度方面都过不了关,这次受疫情影响就会大一些,真正规模在一两个亿以上的企业,受影响都不是很大。」四川明泰电子总经理郑渠江认为。

「如果产能开满,过年期间不停工也是能盈利的,但是如果只开一小部分,那还不如休息几天呢。晶圆测试厂伟测就开着,说明他们的产能利用率比较高的。」范宏春表示。伟测总经理骈文胜向记者确认了这一点:「我们过年没放假,一直在开工,完全没停工。」

人力成本、一线员工流失是停工主要因素

从产能、订单等客观因素来看,封测产线「允许」企业停工,但是决定最终企业是否停工的因素,一线员工的情况起了很大决定作用。「像封测厂这种劳动力密集型制造业,一些做低阶产品的封测厂,他的客户对价格会很敏感,这类封测厂对员工工资就很敏感,所以春节期间三倍工资,可能很难盈利。」范宏春表示。

据集微网了解,在封测企业产品成本结构方面,人工成本和设备折旧分别占百分之十几,剩下的五成到六成是原材料成本。记者查询几家中国国内封测企业A股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发现,他们的一线员工比例占总员工数量超过60%,通富微电高达86%以上;平均年薪资最高为长电,超过161000元(人民币,下同),最低的华天也超过62000元;薪资占比在总体员工薪资占比中均超过63%。对于薄利的封测企业,高昂的用工成本,尤其是位于沿海城市的厂,也很难负担金额庞大的额外工资支出。


图1. 中国大陆A股封测企业一线员平均年薪情况(单位:元/人民币)

图1. 中国大陆A股封测企业一线员平均年薪情况(单位:元/人民币)

郑渠江指出,一个管理比较好的封装厂,人均年产值在40~60万元之间,产值越高企业的效益就越好,如果低于50万元,公司效益可能就不怎么好,如果低于40万元,可能就是做一些低阶产品,这个公司的效益会非常差。晶圆厂就不一样,人均产值会非常高。所以从这方面来看,节假日期间三倍工资会大幅提升封装厂的人工成本,从经济效益来看就不划算了。

他以自己公司为例解释,封装厂是一个资金、技术、劳动密集型企业,稍微大一点的厂可能都有上千个一线工人,明泰自己都有近400人。「春节期间三倍工资,很多厂是承受不住的,所以法定假日期间宁可停工三天。」他指出,「另外,春节是中国人最重要的传统节日,员工基本上都要回家过年,因此即使像长电、华天、通富微电这些大厂,也可能只是一部分人上班,大部分还是要放假的。现在在疫情影响下,想要再让这些员工返回岗位开工,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目前明泰员工复工率已经有90%以上了,一部分员工因为自身原因暂时回不来,还有一小部分本来就准备过完年辞职的。沿海一带的封测厂,在人员复工上可能相对会麻烦一些。」

一方面,沿海城市的一线工人基本都是外来人口,这次受疫情影响就比较难返回工作地。另一方面,部分产业工人是过完年就不再回去的,封测厂这类制造业本身员工流失率也会比较高一些。他表示,春节后员工流失率会达到30%左右,今年因为疫情影响就会更高了。「另外,目前的产业工人群体基本上都是独生子女,很多人上有老下有小,因此最终还是要回到本地工作。现在中国内地封测产业也发展得很好,招商引资、新项目很多,很多产业工人都能在离家更近的城市找到工作,工资水准如果与沿海地区相去不远,对他们就更有吸引力了,每一年往沿海去打工的产业工人可能会少几个百分点。」

对封测厂而言,稳定的产能需要非常稳定的一线员工。新招的员工通常需要培训两三个月,简单的产品可以立马上手,但是有些经验是需要积累和摸索的,因此要想品质上有保障,具有一群稳定的一线员工也有非常大的关系。「如果员工流失率高,经常换新,可能会带来一些灾难性的后果。」郑渠江指出。

所以在他看来,封测厂要想做好,员工特别是一线操作员的本土化非常重要。「为什么三大封测厂华天的效益会相比其他两家更好,因为他的员工本地人(甘肃)比例比较高。」但是对沿海地区的封测厂,这一点估计很难实现了。

物流问题也是个大麻烦

受各地严格防疫管控措施的影响,各个省市境内都出台了严格的高速公路等交通管制,企业的生产物料运输,需要企业提前将物料运输资讯(出发到达时间、路线、车上人员身份证号、车牌号等) 层层上报,也要有关部门开具通行证等,十分繁琐,不熟悉情况的外地司机很可能被临时关闭的高速路口困住,这对封测企业的原物料运输产生了十分不利的影响。

产能恢复到九成的明泰表示,如果在十天之内原物料物流问题还没好转,可能库存就要告急了,包括封装基板、框架、半导体材料等等。现在该公司推出了一些鼓励供应商尽快恢复供应的措施来解决问题,包括非常吸引人的付款策略等等。「如果能尽快恢复到满产水准,今年利润还会有机会创新高。」郑渠江说。

对于封测设备厂商Chroma而言,也还没有完全恢复正常上班,部分工程师还没有到岗。「目前暂时还没有客户维护设备的需求,但是接下来都开工以后就会有了。已经跟客户打过招呼了,请他们自己注意保养设备,如果需要维修,我们的工程师可能这段时间是没法去现场的。」他解释说,「公司所在的上海和苏州,如果出市区再返回都要隔离14天,也就等于是不能出去了。如果客户的设备出现状况,只能是将坏的部件寄到公司来,尽快修复以后再寄回去。但是在物流方面可能又会被耽搁。」

来源:爱集微,联合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