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紫外线消毒灯"的三点商榷

唐国庆 · 2020-02-28 · 阅读 2937

昨晚半夜醒来看微信,看到中山陈少藩总经理转发的抖音短视频,是北京疾控中心一位副主任的发言,内容很短,份量很重。他说:“紫外线消毒灯有致盲和皮肤致病,因此坚决不提倡家庭使用”。然后,我就在群里应了一句,哪知陈总却不放过我,令我说说意见。搞得我半夜难寐,怎么回应呢?紫外正逢其时,刚刚火爆,如是有这样“当头猛喝”,且不夭折。

今中午,照例看微信,看到了中科院半导体所前任所长李晋闽(下称李所),写下了一段话,写得甚好,使我恍然有悟。CSA的秘书长阮军,远方的潘建根董事长,中照学会窦林平秘书长都有相映成趣的点睛之笔。还是今日下午,中照学会“内专委”发了一篇《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居家安全健康使用照明的建议》,其精神可嘉值得学习。但对文中第三条:不建议家庭环境使用紫外消毒灯。我认为不能一概而论!就如同用电一样,灯通上电会带来光明,反之用电不慎呢?人总不能不用电吧!

话虽如此,总还得就事论事,下面是三点商榷,未必对,算是拋砖引玉,请阅者指正:1,紫外消毒灯有两种,一种是传统性的,即利用汞灯发出的紫外线,来实现杀菌消毒的功能,有高压、中压和低压。使用不当,对人体,对眼睛会有损伤。上面那位副主任和“内专委”可能是指这类紫外灯。另一种呢?就正待大显身手UVC-LED。这里请允许我直接引用李所的话:“目前传统汞灯是一个多谱线光源,从185、254nm到365nm左右这一段光谱范围有好几个峰,据了解365nm左右的UVA波段的紫外对人体眼睛和裸露皮肤有害的,相当于在阳光下暴晒会爆皮,这也是大家在晴空户外戴墨镜保护眼睛一个道理,但是深紫外LED只有一个峰,在275nm左右,这个波长的紫外线在大气中吸收得很快,这也是将UVC(波长短于280nm)称为日盲波段,因为我们自然界的太阳光中没有这个波段以下的光,通过大气层已经完全吸收了。”

小结论:UVC-LED,作为新一代的紫外杀菌灯,责无旁贷,前途无量!

2,“不建议家庭环境使用紫外消毒灯”这句话主要是当前疫情给逼出来的,主观上是好的,意在提醒大家,切勿跟风盲目使用。其实很简单,不管医用还是家用,都要科学规范使用。清华徐华老师说得好,他说:他家里就在用,用前你得学会看使用说明书。再说细一点,家庭环境,有大环境,小环境,微环境,局部的使用总可以吧!有位领导说:灭菌时间到了,关灯不就好了吗?另外在家庭的微环境中UVC-LED大有用武之地,如:碗柜消毒灯、净水处理灯、空调出口灯、马桶杀菌灯、鞋柜除菌灯等等。

小结论:紫外消毒灯,无论是医用还是家用或在任何场合都可使用,只是你细看说明书,弄懂了再用。当然如有UVC-LED产品的话可以优先选用,因为绿色、安全、可靠。

3,春节后我接受第一次采访,就说过一句话:“健康照明,会从紫外杀菌灯开始”。与传统的紫外杀菌灯相比,UVC-LED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尤其在微环境方面。CSA正在组织各单位报项目,这可是“百年一遇”的机会,昆山一单位,申报了“多功能紫外杀菌灯”项目,已从当地政府拿到研发经费了。据说:三安和圆融等已开足马力满负荷生产还供不应求呢?朗德万斯也在天猫上开卖了!

小结论:UVC-LED,既是机会,也是考验。可能需要倒逼机制,由应用往封装器件乃至外延芯片。技术、品质、价格仍然是需要奋斗的课题,时不我待呀!

我们虽然可以说,照明,已进入半导体照明时代,但毕竟是个开始。无论从观念上,应用上都得融合共创,和衷共济。大结论:我们照明人,不仅会给人间带来光,还要给人类创造出健康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