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开春随笔

邵嘉平 · 2020-02-10 · 阅读 3975

庚子鼠年,新冠疫情严峻,居家闭户,阅览微信,颇多思量。

2019-2020年的这场灾难,对我们国家、社会、企业、团体和个人的影响必将是深远的。

拿春节假期来说,原本是餐饮、旅游旺季,在彻底“封城”禁闭的停顿状态下,至少这个损失已经占据到全年GDP的一个百分点,简单来算:全国14亿人、大约1亿户人家、平均这期间的消费原本是1万元、这个loss就是1万亿,对于中国90万亿 – 100万亿的年GDP总量来说,就是约1%的损失。

对于生产性企业而言,全年52周,cw03 – cw05 / cw06 这三、四周是铁定无疑受到绝大影响的,4 / 52 ~ 7.7%,如果没有2019-nCoV这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影响,原本应该是2 / 52 ~ 3.9% impact … … 目前的影响会比原先大2-3倍甚至更大。

截止2020.02.02的数据,我们作了一些预测,如下:希望最终的疫情确诊人数可以稳定在10+万量级区间 (1x 万, x low digit here)。

注意: R0值彼时还没有较精确的认识,上述两图(特别是后图)非官方权威预测、只作臆测和分析,希望不要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跟误解。

截止2020.02.09 / 02.10的数据,可以看到,疫情还是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有效控制:希望最终的疫情确诊人数可以稳定在7+/-万量级区间。

今天 (2020.02.10) 是多数企业复工的日子、但仍旧很多有在继续home office的,对于制造实业单位来说,一手抓生产、一手抓防疫、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效率啊!我们可以想象cash flow现金流、内外部压力是何其之大!

回首过往,2003年的SARS非典,距今17年,1988年的上海甲肝流行病,距今32年,再往前追溯,1966年肇始的文革,1959年的大跃进与紧接着的三年自然灾害,1946 – 1949年间的国共内战,1937年起的抗日战争,1928年方始的东北易帜、之前是中原大战、军阀纷争,1911年武昌起义、清廷败灭,1900年的八国联军、庚子赔款 … …

从时间轴上来看,依稀还是有些规律性、周期性的,我们人类社会,Social Science、理工科发展至今,大数据Big Datas, 人工智能AI, 更多地是有效地去回溯、分析,希望可以有更多理性思考、总结,以便将来有更多预测、防范。 

倘若有先知之明、倘若有更加成熟详尽的预案、灾情就可以得到更好地控制。

这不是事后诸葛亮、这是我们应该要去做的 归纳、反想!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愿中华更健强 更伟岸!

对于已经失去的机会、时间,我们也不必过于悔恨和纠结,当下进一步做好防控,在上海、深圳、北京等返工重点城市内做好预防第二次感染高潮的风险预案,做最全面的准备、做最糟糕的打算,全力以赴、一定可以看到疫情战争的胜利!

再接着、就是全力追赶失去的time window ~ 努力吧!我的所有好朋友们!

我不止一次在很多文章里提到过“康波”理论,康德拉基耶夫 (Nikolai Dimitrievich Kondratiev) 长波周期指的是经济成长过程中上升与衰退交替出现的一种周期性波动:在50年左右的周期中,一般说头15年是衰退期;接着20年是大量再投资期,在此期间新技术不断采用,经济发展快,显示出一派兴旺景象;其后10年是过度建设期,过度建设的结果是5~10年的混乱期,从而导致下一次大衰退的出现,熊彼特等人后来继承和发展了长波理论。

多难兴邦,实干兴邦。

藉此时机,我们须抓紧时间学习、增益己所不能。

长周期、短周期,就如严博他博士研究课题中的准晶体,长程或者短程的有序,抑或无序,这都是相对而言的。

就我们每个渺小的个体而言,在时代大潮流中,如何顺势而为,如何扎扎实实地夯牢基础,这是我们每天需要思考的课题。

天道酬勤,自作自受。

我曾多次提过康德的名言和顾城的诗句:康德 (Immanuel Kant) 说过“这个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让我们的心灵感到深深的震撼:一是我们头上灿烂的星空,一是我们内心崇高的道德法则”。“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顾城的《一代人》中如是写道,不管是黎明前的黑暗,还是混沌之初的迷惘,浓雾、乌云、困惑,所有的“黑暗”终将被驱散,只要我们秉持光明的信念、坚定地执行自身策略。

到最后,人在做、天在看,请珍惜时光、努力拼搏!与诸君共勉!

 

邵嘉平 2020.02.03 初稿于 上海 / 2020.02.10 修改稿于 上海